西域之殇

老子的斯文败类许期楚骁小说(全文阅读地址) 连载中

《西域之殇》西域之嘉驼奶官网 完整版未删节 西域之殇完整版未删节

时间:2021-01-19 15:03:55 分类:短篇 来源: 作者:做梦天使 主角:周延奎,琦云

《西域之殇》是做梦天使写的一本短篇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西域之殇》精彩章节节选: “你也不能相信我,是不是?”周延奎猜到了她的想法...

《老子的斯文败类》免费试读

“你也不能相信我,是不是?”周延奎猜到了她的想法,有些恼火道。

“额……我是觉得……”琦云期期艾艾道:“那块玉佩……我不该当的……”

“罢了。”周延奎一挥手:“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留着让人厌恶。”

不知是不相信琦云还是怎么,周延奎突然变得不耐烦起来,他扭头躺下再无二话。

什么东西从身上掉了出来,琦云过去捡起,发现是一块白色手帕,边角上绣了一朵血色红梅,在周延奎脏兮兮的身上竟然异常的干净。

周延奎正躺着想事情,突然听到流水的声音,一回头才发现琦云正背着自己在擦脸。他想提醒他们剩下的水不多了,但想了想又忍住没开口。

也就在这时,琦云一边抖着手帕一边转过身来去火堆上烤,被周延奎看个正着。

两人都是吓了一跳。琦云正欲开口解释,一把剑就迎面而来,深深插在自己脚边,吓的她呆立不动。

“谁让你拿了?还给我!”周延奎红着眼咬牙切齿道。

琦云想解释什么,但被他一吓,委屈的要命,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,她飞快将帕子扔给他,扭头跑远了。

周延奎看着湿漉漉的帕子,又看看消失在黑暗中的琦云,又急又愤。

琦云过了一个时辰才回来,眼睛又红又肿,周延奎早已经急坏了要骂人,见状也不好说什么。琦云当作什么事儿都没发生,把干馒头和水递给他吃,没多一会儿天边就露出了鱼肚白。

周延奎想说点什么,但琦云将他的腿用力绑在木棍上,疼得他直哆嗦,摆明了不想听。

“你要不睡会儿?”老半天,他才鼓起勇气开口。

琦云只是冷哼一声:“畜牲才天被地床,我睡不惯。”

周延奎听的嘴角直抽,但又能说什么,只得好好配合着把水壶递给她。

马昨天无故死了,周延奎发现它们腿上屁股上有细细的钢针,应该是百花教独有的暗器。如今他两条腿受了重伤,一站立伤口就会崩开,琦云又是手无缚鸡之力,实在不知如何是好。

也就在这时,一个猎户恰巧路过发现两人,琦云骗他两人是兄妹,去西域寻亲的途中被土匪所伤。

猎户叫了几个村民来将周延奎抬回家里,郎中查看周延奎伤势,胳膊上的倒是没什么大碍,但腿上的有些化脓,于是重新开刀割肉包扎。

这样一来,没个十天半月是下不了床的,两人西行的计划暂时搁浅。

周延奎行动不便,琦云只得负起照顾他的责任。

实际上,她最是不会照料人,非但不会做饭洗衣,脾气也变的越来越差,时不时对着烧不旺的炉子和偶尔钻出虫子的房间生气。好在猎户夫妇对他们颇为迁就,总是一笑了之,能帮就帮。

于是在有天猎户夫妇出去后,琦云因为吃不上饭,硬生生把正因为伤口发炎发着高烧的周延奎拖起来,请他带病烧饭,周延奎对此十分无奈。

“我真的是没有力气……”

“不管,反正吃不到东西也是死,与其让你饿死了,还不如累死在灶台上……别啰嗦,快去!”

“……”

日子转眼就过去半月,周延奎身体底子好,伤口也渐渐愈合,两人商定三天后上路,直接去镇西府见大将军。

这段时间也发生了些不愉快,原因是琦云偷偷将猎户家的狗杀了炖来吃,被发现后女主人坐在地上边哭边骂,要他们离开自己家,直到琦云拿出一只银手镯才罢。

自那以后桌子上不时有肉吃,周延奎一点儿也不客气,吃的红光满面,而琦云却日日白粥咸菜,问她就说自己吃不下。

这天猎户上山打猎后就没了消息,傍晚时一个拾柴火的小孩来传信,说猎户被一只野猪顶伤了腰,没法下山来。猎户妻子闻言立刻哭着去找村民求救,周延奎作为一个受恩之人,自然也义不容辞。

琦云也要去,被周延奎拒绝。他带着四个村民连夜摸黑上山,根据牧童提供的地方寻人,没想到到了地方却不见猎户,众人立刻决定分开寻找。

周延奎虽然知道此举危险,但救人要紧,于是告诉大伙儿万不可远走,一旦有情况立刻呼叫。

这座山原本不高,可山脉东西绵延数百公里,木石丛生,虫兽遍野,要寻一个人谈何容易?

周延奎的思绪被一个黑影打断。那黑影好像抱着什么东西,小心翼翼的在前面的坡上爬着,不时向周围看看,确保无人发现。

周延奎想也没想赶紧跟上,他这才发现不是那黑影抱着什么,而是有人扛着一个人在鬼鬼祟祟行走,当下拔出宝剑跳到那人前面。

“什么人?”

黑影似乎没料到会被人发现,微微一惊,立刻将身上的人抛出去,转身就逃,速度之快让人咋舌。

周延奎看到被扔的正是早上还见过的猎户,只是他身体僵硬,早已没有了气息。右肩被什么东西咬的血肉模糊,右臂耷拉着,好像随时会掉下来。

“快来人!”周延奎不敢犹豫,立刻喊道。同来的人听到声音立刻向这边跑来,大家都被这突来的变故吓的不轻,一时间有束手无策。

周延奎隐约感觉到不远处有人在偷看,于是纵身一跃拿剑刺去。那人一个旋身躲开,飞快的向远处跑去,周延奎不顾后面人的呼喊赶紧去追。

那人个头不大身材消瘦,但轻功很好,对山林又颇为熟悉,周延奎没追多久便感觉吃力。但那人似乎有意等他,没多久就被追上,两人虎视眈眈看着对方,谁也不说话。

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周延奎握紧手中的长剑:“猎户是你杀的?”

那人依旧不动声色,一双碧油油的眼睛如同鬼魅。

就在周延奎猜测他的意图时,那人突然向他扔来一把飞镖,周延奎侧身躲过,随即看到他掏出两把短刀向自己扑来,赶紧挥剑应敌。

周延奎发现他手速异常快,身形又敏捷,两把短刀不住地换着花样攻击人要害,下手又准又狠,让人根本应接不暇。

只是他明白,这种速度最是耗人体力,难以持久,只要拖住一时半刻就能扭转局势。于是他只利用剑长优势,逼得他不能近身。

那人久攻不胜,有些急躁起来,动作也渐渐慢了下来,周延奎知道他体力不支趁势发难,一剑将他手臂刺穿。那人却只是闷哼一声,一把刀迎面甩来,周延奎弯腰躲避之际,他一闪身不见了人影。

周延奎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听不到同伴的声音了,他环视一周,清冷月光下,周边木石森森,仿佛万人凝视。

直觉让他嗅到暗影中的危机,他甚至能听到箭在弦上,蓄势待发。只要某个角落的人轻轻一个动作,他就死无全尸。

他身体紧绷着,后背冷汗直流。

“周延奎……”

就在他抱了必死的决心时,一声清脆的声音打破宁静。

周延奎猛地一怔——是琦云。

与此同时,他周围树影婆娑,里面的东西在蠢蠢欲动。他心急如焚,不得不握紧了手中的剑。

“周延奎……”又一声更清晰的呼叫传来,周延奎听着周边不断靠近的脚步,头上沁出了豆大般的汗水。他想让她回去,却怎么也开不了口。

“周延奎……周延奎……”琦云终于发现了他,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拿着自己的宝石匕首,边跑边兴奋地尖叫着:“我在这儿……我在这儿……”

周延奎蓦然发现伴随着琦云的声音,周围骚动微微停滞,继而宛如潮水般缓缓退去。他举剑的手不住颤抖,全身恍若失了力气般摇摆着要瘫倒。下一秒,琦云如投石般扑入他怀中,将他的身心一同击倒。

“哇……”琦云紧紧抱着他,嚎啕大哭:“你没死……你还活着,吓死我了……呜呜……”

周延奎从来没有觉得她的声音这么好听过,连同哭声都宛若天籁之音。劫后余生的欣喜与惊愕让他久久说不上话来。

琦云突然抬手狠狠打了他一耳光,歇斯底里道:“你跑这里来做什么?耳聋了,为什么不回应我?啊?”

说完七手八脚的爬起来,对着周延奎就是一通乱踢乱骂:“混账东西……王八蛋……气死我了……”

周延奎任她打骂,非但不恼反而如释重负,琦云看着气不打一处来,又一巴掌挥上去,却被周延奎一把抓住。

“多谢你,琦云。”他借力站了起来,颇是郑重道。

琦云被这转变弄的一怔,继而担心地向四周看看:“发……发生什么事了?”

周延奎也向树林深处望去,那里已经是一片平和。

“没什么,我们该上路了。”

查看全部内容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

最新更新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西域之殇》西域之嘉驼奶官网 完整版未删节 西域之殇完整版未删节